黯唯影

sj团饭,最喜欢草菇,国胖队迷妹,獒龙蟒迷妹

今天去了现场,真的是原地爆炸,中国漫威宣发辣鸡,还有那些拦车的人和破坏规则的各种人更加不可理喻,辣鸡。
ball ball你们,素质高点,他们都很难得来一趟,都开心的来,现在失望甚至讨厌的走,真的是你我愿意看到的嘛!?

呆萌大包包史上最全超级大总结

呆萌大包包:

我是一枚爆肝后的废包,已死亡




一、中长篇


【龙獒】退役后的那些事


序言.上


序言.下


Chapter.01


Chapter.02


Chapter.03


Chapter.04


Chapter.05


Chapter.06


Chapter.07


Chapter.08


Chapter.09


Chapter.10


Chapter.11


Chapter.12


Chapter.13


Chapter.14


Chapter.15


Chapter.16


Chapter.17


Chapter.18


Chapter.19


Chapter.20


续.Chapter.1


续.Chapter.2


番外Chapter.01


番外Chapter.02


番外Chapter.03


番外Chapter.04


番外Chapter.05


番外Chapter.06


番外Chapter.07


番外Chapter.08


番外Chapter09.


番外Chapter.10


番外Chapter.11


番外Chapter.12




【龙獒】秘密(END)


Chapter.1


Chapter.2


Chapter.3


Chapter.4


Chapter.5


Chapter.6


Chapter.7


Chapter.8


Chapter.9






【龙獒】那些没有理由的醋(END)


Chapter.1


Chapter.2


Chapter.3




【龙獒昕博胖雨】我觉得我师兄要对不起嫂子怎么办(END)


Chapter.1


Chapter.2




【龙獒 昕博】口是心非2(END)


Chapter.1


Chapter.2




【龙獒】总裁和警察(END)


Chapter.1


Chapter.2




【龙獒】流言成真


Chapter.1


Chapter.2


Chapter.3


Chapter.4




【龙獒】醉酒后的暧昧不清


Chapter.1


Chapter.2


Chapter.3


Chapter.4


Chapter.5




【龙獒 昕博】痴缠


Chapter.1


Chapter.2


Chapter.3




【龙獒】坎坷


Chapter.1


Chapter.2




【龙獒】绕一圈的终点 




中下


 


【龙獒】私人行程


Chapter.1




【龙獒】许瞎子日记


Chapter.1


Chapter.2




【龙獒 昕博】重来


Chapter.1


Chapter.2




【龙獒】我和你


Chapter.1




【龙獒】不良(大学AU)


 上




【龙獒】生死不负相见


(上)




【龙獒】冬日


Chapter.1




【龙獒】共君情(古风)


章一




二、短篇


『龙獒』还想和你一起往下走


【龙獒】因为你在这里


【龙獒】一段恋情


【龙獒】一见钟情


【龙獒】两情相悦


【龙獒】关于微博


【龙獒】包养(金主龙X模特科)


【龙獒】反话(金主龙X模特科)


【龙獒】戒指(军旅向)


【龙獒】喜帖


【龙獒】真假


【龙獒】诱敌


【龙獒】怪事


【龙獒】生病


【龙獒】邻居


【龙獒】执念


【龙獒 昕博】偏心


【龙獒 昕博】 恋爱季节

【龙科】无非对错(二)

我犹在:

前文链接:


1.


从老队长肖战那里回来,张继科才渐渐回忆起自己的初心。


大门虚掩着,房间的灯也亮着。马龙这个时候过来,出乎他的意料。


尽量放轻脚步,房间里还是发出了碰撞的声音。刘海软塌塌的男人穿着居家服,踩着拖鞋,慌张地从房间里冲出来。


“继科儿……”


马龙紧紧抱着他,脸颊蹭着他的脖子,勒得他肋骨发麻。


“怎么了?”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你这么晚了还来?”


“我不走了。”


“嗯,我知道。”


“我以后都不走了。”


“什么?”


手被马龙拉着,进了屋。房间里多了个办公桌,还有一个拉杆箱。


“马龙?”


“我搬过来了。”


“怎么不事先商量一下?”他看着马龙,不忍责怪却还是得说,“影响不好的。”


“我管不了那么多。在你身边,我才能放心。”男人语气急促,不见平时的慵懒口吻。


人前强大、自制、从容的马龙,在这个寒气逼人的夜里所呈现出的、突如其来的紧张让张继科的心揪了起来。他揉了揉对方柔软的头发,微笑着说:“好了,好了,住一起也好,至少能天天看到你。不早了,你赶紧给我到被窝里去,别着凉。我先洗个澡。”


“继科儿,晚上去哪儿的?”越来越喜欢刨根问底。


“去老队长那里看看。”


“肖战?他不是调走了吗?”


消息倒灵通,他停下脚步,“马总果然神通广大,今天刚下的调任,你就知道了。”


马龙拉住他,白炽灯下的脸色看上去苍白,平时泛着粉色的唇也看不出血色。“我只是关心你。”


“我不需要额外的关心。”他张继科是什么人?快死了都不会示一下弱的。


男人没有再辩解,睫毛上下颤动,眼神里透着无奈的心酸。刚刚松开的手再次攀上张继科敏感的腰际,马龙渐渐靠近,灼热的气息。


触碰的时候,难免本能地软弱,他在马龙的怀里,觉得骨子里的硬气渐渐被wen得酥软,没了劲头。


“你是我的爱人,关心你,也是错吗?”


强硬的马龙,他招架不住;温柔的马龙,他更是无力抵抗。张继科低头看着依旧固执地紧紧圈着自己的男人,叹了口气,笑道:“无非对错,知道你爱我,就是好的。”


这一晚马龙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翻来覆去地折腾,只是狠狠yao了他一次,像是要证明什么似的,粗暴又dong情。


男人很快就蜷成一团睡着了。欢ai过后,本应该精疲力尽的张继科,却毫无睡意。他蹑手蹑脚地起来,从客厅的茶几下面拿出一包开了封的烟。


许久不抽烟,烟被他含在嘴里,悉悉索索地摸索着打火机,最终他无可奈何地穿过院子,打开煤气灶的火才点燃。


渐盈凸月若隐若现地被迷雾环绕,他坐在厨房门口的台阶上,瑟缩着,叼着根烟,狼狈又寒酸。


老队长被调离的同时,他也从肖战口中得知自己被举报了。跟马龙偶尔几次出入高档餐厅,便成了一些人别有用心的把柄。


他自觉并不适合做领导,有责任无兴趣的工作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做刑侦是他的专业,也是他的兴趣,更是他一直的理想。快被现实磨得毫无棱角的他,其实还是向往在队里的日子。只是如今,他尚且连现有的职位都岌岌可危,更别提回刑警队的奢望。


事业与爱人,他居然也遇到了这种滑稽的二选一。


2.


跳开章韵,亲自联系了自己打过交道的私家侦探,马龙尽可能调动所有的灰色力量,暗中调查。


别墅的安保一直做得很好,能够潜入,并且投放动物尸体,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实在是诡异。威胁者,尚且这么说吧,很有可能是身边的人。


“亲爱的哥哥……”阳光灿烂的少年把他从沉思中拉回现实。


无论对狼崽子再好,照样有了周雨忘了哥,马龙扶了扶额头,“晚上回去吃饭。”


樊振东一愣,“你找我来就为这个啊?”


“你很久没回去了,姑姑最近心情一直不太好。”


“我不去。”少年赌气的口气。


“跟你亲娘叫个什么劲儿?”


“谁让她欺负小雨的?”樊振东抿着嘴,“除非她道歉。”


“你觉得可能啊?让姑姑道歉,还不如我替她道歉。”


“切,你才不会道歉呢。”


“当然。”马龙吩咐人递上两杯咖啡,“你们的事情,我懒得管。”


“那你还让我回家?”


“姑姑想你了。”他喝了口咖啡,“更重要的是,我打算今晚带继科回家吃饭。你们都在的话,他自在点儿。”


“我说呢!”樊振东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一口气喝完了一整杯咖啡,“我和小雨根本就是炮灰。”


“嗯。”马龙一脸淡定,“可以这么说吧。”


“无论如何,你们都必须出席。”他补充。


少年憋得满脸通红的模样弄得他想笑,又不好太过分,马龙起身走到樊振东身边,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说:“姑姑应该没那么强硬了,毕竟你是他唯一的儿子。”


樊振东愣了一下,眼眶有点红,随后点了点头。


带张继科回家的第一顿饭,吃得平稳和谐。连姑姑都开始为了儿子忍气吞声,不敢再为难周雨。至于母亲,一向开明,自然对那人以礼相待。


周围的一切都朝着马龙预想的方向发展,只是,藏在暗处的威胁又何时才能消除?张继科是他的心脏,心脏有危险,他还能平稳地呼吸吗?


吃完饭,姑姑拉着他跟樊振东以及母亲打麻将,张继科和周雨站在一旁乖乖看着,倒是难得一见的耐性。


“继科儿,累了就去客厅坐坐。”他忍不住说。


张继科笑了笑,继续站在身后,少言却温和。


周雨突然说:“科哥,我们出去吧,麻将我又看不懂。”


“行吧。”


周雨的一句话就把张继科拐出了视野,马龙心中不爽,一不小心做庄自摸了好几把。


“我去,我的哥啊,要不要这么凶残?”樊振东叫苦不迭,“这周的零花钱都要输光了。”


“零花钱?胖儿,你们家钱不归你管啊?”姑姑像是听到什么很郁闷的事情。


“呃,小雨比我节俭嘛,我自愿上交的。”


姑姑脸色更差了,却也只能忍着。马龙不禁感慨,再泼辣的女人也只能被儿子吃得死死。


一直自摸到其余三家生无可恋,他终于摆脱了麻将的束缚。


张继科站在客厅外的阳台上,周雨的手搭在他的肩头,亲密又自然,不知道在聊些什么。


“不打扰吧?”尽量保持风度翩翩,绅士气度。


张继科回头,笑了笑,“这么快就结束了?”


“嗯,我妈累了。”输得心累。


“小雨,我想你了。”樊振东狗皮膏药一样,黏在周雨身上。


“才几分钟啊?少恶心了。”马龙难免吐槽。现在的年青人还真肉麻。


“眼红了吧?”樊振东在周雨shen上蹭来蹭去。


我擦,要gan什么回房间去!马龙没眼看,把张继科拉到客厅。


“科哥,那你现在上班就远了。”周雨有些担心地跟上来。


张继科先是一愣,后口气平淡地回答:“没事,开车也方便的。”


脑袋嗡嗡直响。这是怎么回事?张继科调动,周雨都知道了,他居然一无所知?碍于大家都在,马龙不好发做。回去的路上,跑车被他加足了马力,身边的人还是一言不发。


各自洗漱后的两个人,依旧不言语。


3.


因为被举报的缘故,再加上老队长的势力被削弱,张继科顺理成章地调到郊区的派出所。只是,他没想到,周雨会故意在马龙面前提及降职的事情。那小子,是担心他吧,真是个善良的家伙。


从马家大宅子归来,马龙一直没有提这件事情,但是他能感觉到对方的愤怒。他没有主动解释,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碍于面子和马龙往往过分的关心,他特意瞒着这件事。那人的生意越做越大,风头一时无两,而他,却一降再降,变成了普通小警员。或许是太在意了,他便从骄傲中生出从未有过的自卑出来。


他总不好说,自己是怕丢脸才故意隐瞒吧?


关了灯背对背睡着,他们各怀心事,又各自憋了一口气。


枕边人在耳边重重叹了口气,转过身,贴了上来。他的背靠着对方灼热的胸膛,能够感觉到起伏的呼吸。


马龙吻上他的脖颈,有温热的液体从脖子上滑过,张继科赶紧转过身,手靠在对方的眼睛上,竟是湿漉漉的一片。


这是怎么了?


“对不起。”张继科慌了神。


“告诉周雨都不告诉我?”马龙哽咽着,“我还是不如他?”


“我只是……怕你担心。”示弱的话,张继科说不出口。


“以后你的事情一定让我第一个知道。”


“知道了。”


4.


周雨突然失踪了,樊振东失魂落魄地跑过来的时候,马龙正在享用张继科的爱心早餐。


心像是被人捏着,钝痛着。事情越来越朝着难以捉摸的方向发展。他本来以为这件事是冲着他的,连张继科也只不过是威胁的筹码。现在看来,那只被残忍杀害的藏獒、肖战、降职、还有周雨的消失,都是冲着张继科,冲着他的心脏。


“小雨这两天都跟阿姨住在一起,没跟我在家。我打电话也不接,关机……找了一夜了,方博,杨冉他们都没有看到他人儿,邱哥,我也问了,哪哪儿都没有他……”


樊振东喃喃地说着,憔悴又崩溃。


马龙突然想,如果张继科消失了,他会有过之而无不及吧。

【胖雨】【龙獒】【昕博】守候的灯(三十九)

我犹在:

前文链接: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龙獒车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昕博车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胖雨车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1.


周雨跟樊振东搬去租的孵化器有些日子了,两个人因为游戏开发的事情,忙得不可开交,计划着再招几个人。


这天,樊振东正在面试之中,周雨不知道去忙什么了,一早就不见人影。


下午的时候,周雨打了电话给他,说晚上要回来做点好吃的,让他早点结束手头的工作。


樊振东也没多想,只照着办,早早结束了面试工作,留着自己一个人赶游戏的进程。


下午五点多,周雨抱着几大包食材回来。“胖儿,搭把手。”


樊振东忙赶去把最重的几袋东西接了过来,笑道:“是不是看我最近太辛苦,特意犒劳我呢?”


“你辛苦,我不忙啊?”周雨睁个大眼睛,笑着否认,“今天有位贵客。”


“谁啊?”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我去,别啊,吊我胃口呢?”


“打住打住,别问了,一会儿人就来了,你好好招待就是了。”周雨不等樊振东回话,一溜烟钻进厨房,开始洗菜、切菜。


樊振东坐在电脑前,也没了继续工作的心思,只能对着屏幕发呆。


愣神中,传来了敲门的声音。他急急忙忙地去开门,愣了好一会儿,嘴张了半天,才喊出一个“爸”字。


樊父领导视察一般,双手背在腰后,在屋子里晃悠了一圈,欣慰地笑道:“小子,出息了啊,也能自己创业了。”


“就是小打小闹。”樊振东低头笑了笑,大半年没见的父亲,他怎会没个想念?只是,碍于母亲的原因,都没主动去联系。“是周雨告诉你的?”


“嗯。小雨这孩子特地安排的。”樊父朝厨房的方向看了看,笑道:“我儿子眼光还是不错的。”


“谢谢老爸。”樊振东得意地扬起嘴角,打心眼里高兴——双亲当中能有一个认可他和周雨的关系,已经很不错了。


“小雨,别忙了,过来坐坐。”樊父热心招呼,十分亲切。


“叔叔你等下啊,一会儿就好了。”


周雨有条不紊地炒了几样拿手菜,麻利地出锅、上桌。三个男人坐在一起,倒也不别扭,边吃边聊,气氛很是热络。


交谈中,樊振东才知道父亲跟周雨早有联系,转头看了一眼周雨,又看着父亲开心的笑颜,暗暗握住了周雨的手。而此时,他的心,仿佛被太阳烘着,暖洋洋的。


2.


张继科收到许昕邀请的时候,一下子就联想到那个同样要结婚的人。许昕跟方博历经那么多困难,依旧可以走到一起,是不是,只要双方互相喜欢,就可以克服一切隔阂与阻拦?


他破天荒地请了假,去自己从来不会去的高端男装专柜,买了一身稍微正式的休闲西装,回家后,对着镜子认真梳洗了一番,换上新衣服出门。


开车路上,他并没有该有的紧张。他甚至清楚地知道,这次去见马龙,很大程度上,只是给自己一个交代,而不是期待什么逆转。


马氏的大楼伫立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地带。马龙的能力与财力时常超出张继科的认知范围,即便如此,他还是斗胆去试试,攀一攀这个“高枝”。


他走去大楼的前台,表明自己的意图,收到面容姣好的妹子一个略微质疑的眼神。


“这位先生,您是否有预约?”


“没有。”


“这,这……实在是不好意思,只有预约的人,才可以见马总。他……很忙的。”


张继科愣住了,自从分手后,就删除了马龙所有的联系方式,现在,竟然连见一面都变得不那么容易。低头无奈地笑了笑,他找了个离电梯最近的位置坐下,守株待兔。


来来往往的人们都是这庞然大物内部各色匆忙的螺丝钉。那人经营这么一个错综交杂的集团,很不容易吧。漫长的等待中,他甚至自动带入了马龙视角,居然替马龙觉得累。


繁忙却保持着井然有序的大厅中突然发出一阵骚动,大家自觉空出大门到电梯的那段路。没一会儿,男人在几个人的簇拥下,快步向电梯走去。白净的脸庞,看不出任何情绪,头发严谨地梳在一边,三件套高级定制西装衬得人更为消瘦挺拔。马龙如同王者一般,睥睨众生,又冷漠无边。


而此刻的张继科,陡然觉得他们之间遥不可及,竟然生出了几分犹豫,最后只是在男人等待电梯的时候,低声喊了声“马龙”。


只是,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也没人听到他的呼唤。


独独被簇拥的那个男人,身体猛地一顿,回头望了过去。


马龙就这样毫不遮掩地盯着他,摆手示意身边的人散去,有点急促地向他走来。之前,那震慑全场的冷冽气场急转弯般萌发出丝丝暖意。“等多久了?”


“我刚来。”张继科站起来,直视对方的眼睛。


马龙挑了挑眉,不可置否,笑道:“跟我来。”


张继科生来第一次,心甘情愿又甘之如饴地跟个人走了。


 


办公室占了整整半层楼,连厨房、卫浴都配备齐全,马龙在公司基本可以生活、办公两不误。他亲自煮了咖啡,加了点糖,递给张继科。“你知道刚才看到你,我有多开心?”


“多开心?”


“说不出,反正能乐上好几天吧。毕竟,这可是你第一次来我工作的地方,而且是主动来的。”


张继科也笑了,声音却没什么情绪。“不知道孙姑娘听到你这话,作何感想?”


“孙姑娘她啊——”马龙与张继科并肩坐在沙发上,笑了笑,说道,“看不上我呢。”


“……”


“她走了。”


“……”


“真的,相信我。”


“……”


“我不用结婚了。”


“……”张继科愣了半天,回过神后,疾步走到落地窗前,背对着马龙,身体微微发抖,“我有时候觉得自己挺没出息的。”


他絮絮叨叨地说着:“遇到你之后,变得患得患失。你这个人啊,没让我过过几天舒服日子……可是,我就是没出息吧,还是舍不得你。所以我说啊,你还真就是个混蛋……”


马龙耐心听着,甚至不忍心打断。许久,他见张继科发颤的肩膀微微平复,才走近,从后面将人抱在怀里,低声说道:“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张继科俯视着全城的高楼林立,任人紧抱着自己,忽而笑道:“许昕要结婚了。”


“真的?”


“嗯,跟我一起参加婚礼吧。”


“荣幸之至。”


3.


马龙本来是打算乘自己的私人飞机去的,奈何张继科不同意,说许昕已经帮忙定了头等舱的机票,不准他抢了新人的风头。


第二天早上出发的时候,他碰见樊振东也拉了个小箱子,一副要出远门的样子。


兄弟俩对望了半天,异口同声道:“你也要参加?”


马龙轻咳了一声,说道:“继科儿叫我去的。你呢?”


“啊,周雨是方博的朋友。”


“方博是谁?”


“呃,许昕要结婚的对象。”


马龙扯了扯嘴角:“世界真小。”


 


机场那边,许昕派头十足,为了掩人耳目,墨镜、口罩加身,跟着陈玘走的特别通道,提前登了机。其余五个人却只得乖乖凑在一起,托运行李,过安检。


方博见到传说中的“总裁马”,有点小兴奋,主动上前打招呼。“你就是马龙啊,我家房子还是你们集团的呢。哈哈,以后我买学区房什么的,是不是可以打个折?”


马龙保持着平易近人的微笑,轻声说道:“那必须的。”


樊振东在一旁冷不丁冒出一句——“许昕那么有钱,买个学区房哪里需要打折?”


方博忙回道:“艰苦奋斗什么时候都不过时的。”


“抠门就是抠门。”周雨还不忘帮个腔。


方博见周雨这个混蛋,竟然见色忘友、吃里扒外,随即怼回去:“随便你们怎么说,反正我比你们都早结婚,嫉妒死你们,哈哈哈……”


樊振东撅着嘴,心里郁闷死了——明明是他最早计划去哥本哈根结婚,为啥被方博抢了先?苍天待他不公!


张继科从后面拍拍樊振东的背,笑道:“小伙子别着急。”


“我很着急吗?”


马龙冷不丁从旁边飘过,留下四个字——“亟不可待。”


 


一行人霸占了头等舱,在里面就喝上香槟、红酒。等下了飞机,那几个不能喝的,如许昕、方博,就已经是东倒西歪的醉鬼模样了。


4.


次日,方博跟许昕白天去办了手续,拿到有着五国语言、去哪儿都不用公正的结婚证,才真正觉得在对方心口上盖了章、封了印。


晚上的婚礼其实就是个自助加小型COS派对,也就他们几个,外加个孤零零的陈玘。


现场铺满了满天星,浪漫温馨,充满了淡淡的恋爱味道,只是里面那几个风华正茂的大男人,一个个打扮得奇形怪状,不忍直视。


马龙顶着个泡面一般的假发,试图把自己装扮成了顾惜朝。张继科穿着粗犷的皮袄,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这一晚他成了连云寨的大当家戚少商。


“继科儿,我不喜欢这个发型。”马龙一脸委屈——凭什么啊,自己想逞英雄,扮作大当家,就非得让他扮顾惜朝。他一直想要cos的对象可是帅炸天、差点制霸铃兰高中的芹泽多摩雄,怎么可以,这么草率地顶个奇奇怪怪的泡面头?


“乖龙儿,忍忍啊,我兄弟婚礼,你就配合配合,给我撑撑面子,好不好?”


“呃……行吧。”几句甜言蜜语苏得马龙七荤八素,立刻点头如捣蒜,哪里还晓得再为自己辩驳几句?


旁边,佯装优雅地喝着红酒的周雨扮成了神探夏洛克,带个猎鹿帽外加一个过膝风衣,还真有点英伦绅士的味道。黏在他身边的樊振东则出人意料地没有扮演华生医生,令人匪夷所思地cos了包青天包大人,估计是嫌弃自己太白了,向往成为一块黑炭吧。


而压轴出厂的那对新人,真正算得上高难度cos,发型葬爱家族就算了,还铠甲加身,配了武器——直接cos了阴阳师里面的酒吞和茨木。


最后,落单的证婚人陈玘嫌麻烦,以为穿个黑色高领,就是在cos乔布斯,殊不知大家都以为他不知道party的主题。


许昕见人都到齐了,拿着自己几十万的定制话筒,随口乱说了几句。“也没几个人,大家好好high就行了,其实我就想找个机会cos茨木而已,哈哈……”


众人黑线。


方博站在一边,抢过话筒,“茨木是一直追着酒吞跑的,是不是?”


许昕也不避嫌,把方博搂在怀里,直直吻了下去,然后笑道:“茨木这下终于把你这个酒吞吃到嘴了。”


“滚滚滚……”方博要挣扎也不是,要乖乖被揩油又觉得太丢脸。


底下众人也是没眼看,直接四散开来,胡吃的胡吃,海喝的海喝,秀恩爱的正大光明秀恩爱。


马龙捣了捣张继科,“原来许昕这么滑头啊,怪不得孙晓晓喜欢得要死要活的……”


“你嫉妒啊?”


“没啊,你吃醋啦?”


“怎么会?”


“我就笑笑,不说话。”


“喂,顾惜朝,别不听话啊,不然我可会割袍断义的。”


“呃……顾某知错了。”


 


“包大人,少吃点。”周雨从樊振东手里抢过芝士蛋糕塞进嘴里。


樊振东似乎有点小委屈,说道:“Sherlock,让你扮公孙策咋就不肯呢?”


“我还是喜欢我现在的style,多帅气不是?”


“好吧,我家小雨怎么样都好看,只是……怎么都是个洋人,不想生个混血啊。”


“胖儿啊……”周雨拍拍樊振东的肩膀,保持微笑,“就是过家家,别当真啊。”


 


本来应该是派对主角的酒吞和茨木,两个不能喝的酒鬼,抱着杜松子和朗姆,停不下嘴,完全没有存在感。半醉后,他们还时不时地抱在一起傻笑。


方博突然想起什么,惊道:“我叔还没来呢?”


“就是啊,邱哥人呢?”


“大侄儿,我来了。”正说着,邱贻可风尘扑扑地赶到,之前正在德国出差,“那边的飞机晚点。”


马龙看见邱贻可,一愣,问道:“你认识方博?”


“我侄儿啊。”


“晕,这世界太特么小了。”


5.


邱贻可随便恭喜了两句,就给自己找酒喝,要不是公共场合禁止吸烟,雪茄都能点上了。正倒酒呢,手突然一滞,他轻声喊了那个穿着高领衫,背对着他的男人,“玘子?”


陈玘也在倒酒的手一顿,随即恢复平静,抬头笑道:“好久不见。”


“你胖了。”


“你也胖了。”


“怎么样?”


“生了个儿子,你呢?”


“女儿……”


 


End

怎么上完课回来,龙科和胖雨两个tag都没内容了?😕怎么回事?

【龙獒】退役后的那些事(备孕养胎带娃日常,不喜勿入)

呆萌大包包:

这篇文目前就先写到小栊崽这里,由于包包最近已经丧失脑洞和进行写作的能力,所以之后的带娃日常有机会再写。如果接着写的话大概会以番外的形式。包包在这里谢谢大家对这篇文的喜欢了❤️


前序:错失
18
17
16
15
14
13
12
11
10
09
08
07
06
05
04
03
02
01
番外之西装
番外之采访
番外之直播
番外之你的错
番外之看车
番外之马龙日记摘要
番外之奶虎

拌拌:

http://video.weibo.com/show?fid=1034:c2758f95316d221722e913889f653210








“周雨呢?”




“走了”




“我领登机牌呢”








170407北京首都国际机场送机




就是他俩走军人通道那天








我当时被绊了一下所以画面不清楚但是声音很清楚的




(被绊的时候还喊了一声= = 我再晚喊一秒胖儿声音就被盖过去了QAQ)




当时几个妹子给胖儿喊了加油但是胖儿在找他雨哥 旁人还跟他说走了




但是 他的雨哥突然出现








连带着军人通道图一起补了(最后那片白花花的就是军人优先 看截图吧= =)




因为过曝了动图看不出来 所以再补两张截图








本来都没想发的毕竟拍的太晃了又过曝还没对上焦




但既然有人要锤那就锤一个




心情不太好 图也好视频也好别转别动了就 谢谢

初恋组太甜了

璃十九:

宣两米:

一个飞吻
一个飞吻后的捂嘴偷笑

图二可查看东哥的飞吻对象
我们小胖是长大了啊
来我给大家表演一个炸成烟花

图源微博博主:介都似嘛_  
侵删

璃十九:

小雨你看到皓哥抱起小胖的时候那一脸的狰狞了吗……

竹马竹马1988:

能不能看,不行我就去设置哔哩哔哩链接